adc影院0dc

On 2021年7月26日 · adc影院0dc已关闭评论

瞧~

小葱野菜蘸大酱、野猪肉炖酸菜粉条、茄子炖土豆、尖椒干豆腐……这就是关关的脱胎换骨。

“瞅我厉害吧?要把锅先烧热,趁着锅沿的热乎劲,饼子才能沾到锅沿上,不会溜到锅底儿。”

“现在啥野菜就没有我不认识的,我还会腌菜晒菜干。张阿姨还不让我动手,我是真的全都会整。”

齐景年递给她湿毛巾,说不出一个半字,他只能连连点头。就是这样的关关,关叔他们如何能不疼惜。

玩儿?

她是爱玩儿,可更有一颗赤诚的孝心。

齐景年都能想象得到她一眼睁开之后面对糟糕的环境,是什么给了她支撑,又是什么让从未踏入厨房的她居然短短一年成了巧手。

这双小手它握过剑、握过笔、捏过绣花针、拨过琴弦,拂过笛子,甚至打过猎,却独独就没有握过铲子。就连饭铲都见也没见过,哪回不是下人伺候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。

心酸吗?

肯定有的。

她和他不同。

外拍青春无敌

他当年远赴边疆是为了建功,是为了复仇。再恶劣的条件,他还是个男人;而她,哪怕就是游历到偏远地方。

她的身边少不了关世叔的提前打点;少不了贴身丫鬟伺候;说是闯江湖,还不如说是游山玩水。

陇西关家就是再不认叛出家门的小姐,再也不愿与顾家扯上关系,可也无人敢欺关世叔唯一的千金。

他的关关何曾吃过这样的苦。

“我这快好了,你去瞅瞅我爹他们该回来了没?你说义爷爷干啥也要凑热闹?还非得下地,可愁死我了。”

所以说你爷爷不让你搬走什么的,都是借口不是?明知当农民的苦,却依然守在这个屯子。

还真不是你关如初的作风!

“春争日,夏争时,五黄六月争回耧。”

早种就要早管。

地里种上庄稼,如果不及早动手进行铲趟,很可能让草压住人,甚至草荒而导致遭致减产。

一年的收成全在地里,不由地不让人不卖力。

一片苞米地的绿油青纱帐。

它从农历三月,冰雪开化起,队里就开始耕地、敲碎土块、起垄、挖窝、点种……终于到苞米苗就出土。

而今这些苞米苗经过锄草、上肥、培土,它们隐隐约约地又快速长个儿,赫然有十来岁的小孩高了。

可还是离不开铲趟。

同样是这片青纱帐,今天负责铲趟的第一生产小队社员一进入里面,要是有心藏着不吭声,还真不会显露一点点踪迹。

齐景年抵达时,已是夕阳快落山时分。

走到近处,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条似乎永远也到不头的垄沟。

里面正有人在半哈着腰,两手一前一后握着锄杆,眼盯着苗间的杂草,交替着双脚,在垄沟里边铲边走。

这一条条的垄沟寻找,齐景年一直走到最右边,正要考虑要不要大吼一声时,可算见到梅大义正坐着地上休息。

——他那脑袋上还盘旋着一团上下翻飞的虫云,发出令人心悸的嗡嗡声。正劈头盖脸地轮番朝他进攻。

“义爷爷,我叔呢?”

还叔?你婶儿也就在里面呢。正挥舞着一顶草帽的梅大义有气无力地指了指苞米地里面。

这半天下来,他已经分不清脖子上搭着的那一条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的毛巾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。

他家小少爷是怪会体贴人的,可怎么能骗他说当了会计之后,除了农忙时节就不用下地呢?

这还不算,居然干活干得比谁都卖力,你说你图什么?叶老五,你给老子等着!你死定了!

这边齐景年弯着腰钻进苞米地,看着前面脑袋上搭着块浸透毛巾的叶秀荷,他顿时皱紧眉头。

“小北,你咋进来了?快,快回去。乖,听话哈。帮婶儿拽你义爷爷回家,婶儿这儿立马就下工了。”

能让他关世婶用出一个“拽”字,可见此刻已经不是她能用连连挥手的动作来代替着急的心情。

齐景年张了张嘴,吁出一口气,“叔呢?”

“再后天,他也立马就下工。快,听话,蚊虫太多,咬着了可不得。乖,听话哈,咱们家小北最乖了。”

“我抹了药水。”齐景年立马蹲到她前面,学着她的动作,希望多拔一根草也好让她歇口气。

这下子可把叶秀荷给急坏了!她连忙直起身,也不顾不上手脏不脏,抓着他就要抱起来……

“好好好,我走。”

叶秀荷飞快地朝四处探头探脑打量一眼,压低了声音,“傻孩子,你干了也白干懂不?婶儿就等哨声响。”

齐景年哑然失笑。

“快快快!”叶秀荷急忙推着他往外走,“快拉你义爷爷回家,回去让安安多煮些泡脚的药水。”

瞅瞅这事干的!

叶秀荷觉得很有必要让她孩子爹快认真动动脑子。本来老爷子一条腿就不好,再折腾两下病倒可咋整?

齐景年扭头看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另一端,没能见到关有寿的身影,他心里还是颇有些难安。

不止关关受苦,他关世叔夫妇俩人也是遭了大罪。

齐景年挥了挥眼前的小蚊子大蚊子,撑起他,“义爷爷,在这儿发愁不是办法,咱们先回去再说。”

闻言,梅大义最后瞥了眼苞米地,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,“下午跟你爷爷通过电话了没有?”

“通了。”

而梅家?

当时关关微微摇头,后来选择了直接拍电报报安。他也就没给梅老打电话,想来关关是不想打到梅老单位。

“我爷爷让我安心待在这儿,说是这两天晚上他都有去陪梅爷爷聊天。”当然,能让他祖父上门除了聊天,应该是还有其他打算。

不过,一来在电话里不好多说;二来他还是年幼,有事祖父也不会说,除非事关他人身安全。

“安安给家里拍了电报?”

“对。”齐景年稍一怔,随即轻声说道,“在咱们离开的第二天,我二舅妈和她娘家弟弟俩人也上了东北。”

梅大义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。

齐景年就知道他没有往心里去,“我二舅妈姓夏,您老忘了她夏家跟叶家那一档子的恩怨?”

而且据祖父好似无意提起的那一句,昨晚他二舅带了俩儿子上大院住了一宿。这前后脚的,绝对不会那么简单。

Under 未分类 | Taged